【古费x热安】先虐受后虐攻自选八题

因为嫌弃罗森的鸡排饭便当太难吃什么破原因而瞎摸的鱼【。


--

【为别人撑伞的他,雨中的你。】

热安默默地走进雨里,以一种踏入地狱的姿态。刺骨的寒意中,他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快要凝固。繁密的雨丝中,一切都变得模糊,无论是景,人,还是心。

他知道,那个人的世界此刻很清晰,因为他有一把可以隔离雨的伞,还有一份可以隔离他的情。

 

【逐渐冷掉的饭菜。】

一阵风从未关严的窗缝里窜进来,吹熄了桌上瑟缩的蜡烛。室温下,冰淇淋蛋糕开始眼泪不断。一桌精致的菜肴,原本是自己忙活了一下午的杰作,此时,他的脑中竟充斥着一种想要掀翻它的冲动。他站起身来,无力地推开窗,一片灯红酒绿映入眼帘。对面的街市,霓虹灯在向他卖俏。晚风迎面,吹起他的头发和大衣,人们的笑吵声被风带来,然后对准他的脸狠狠击下一拳。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一点一点变得僵硬,如同经历了半场死亡。

 

【流浪猫像你。】

那只褐白狸花猫跳到了热安的写字台上,踩中了一本书。它栗褐色的毛发刚被洗得干净,在阳光下反映出一种他喜爱的色泽。

“我常常祈求你做我的诗神,于是发现果然才思泉涌。

每一个陌生的写手都将我效仿,托你的福才能发表诗篇。”

莎士比亚的铅字下,热安的心上被踏出了一朵梅花。

 

【翻看相片,用黑色记号笔涂抹他的脸。】

我知道,我马上就会死了。

死了也没什么不好,其实人活,不就为了一死吗?所以我一点也不伤心,至少此刻我还活着,还能看见花园里的白雏菊盛开,听见门前燕子的低喃,就算在病床里,推开窗户,还能看见楼下有即将痊愈的孩子牵着五彩缤纷的风筝奔跑,让我会心一笑。既然我的时日已经无长了,我为什么还要纠结于那些让我伤心的人和事呢?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相片,两个裹在羽绒服里傻笑的人手牵着手,相纸上有餐馆的logo。第十一次约会时他玩了一把餐厅门口的相片打印机。我用指甲在其上不断刻刮,直到他的脸化为一堆参次不齐的纸茬。一扬手,它进了垃圾桶,定格住的相拥场面被淹没在使用过的纸巾和污脏的棉团里。

 

【不合胃口的饭馆菜。】

古费拉克咬了咬嘴唇。厚重的咸味和油腻感仍充斥着他的口腔,让他感到一阵恶心。有些人就写便利店冰柜里的便当,花样繁多,初尝使人欲罢不能,久食之却觉察那美味全归功于过多的叫人反胃的添加剂。他开始想念过去那些被自己嫌弃的家常菜了。过去他每天傍晚推开家门时,总有一桌子在等着他。可惜悔得太迟了。

 

【离开你,他更快乐。】

病房的门半开着。古费拉克看见他被朋友们簇拥着,床边摆满了各色花束,他在一群人中间笑得正开心,两颊也多了些血色,那是他曾无数次所见的,如一朵野百合盛放般的笑容。有一只手撩开他额前的头发,用那只古费熟悉的蝴蝶发夹替他别到耳后。

他丝毫没有向门这边看一眼。

古费拉克转身,刚刚穿过的走廊变得长得不见头了。他按下电梯按钮,不知门打开后,里面会是什么。

【最后一刻,他的手在你手心。】

丝绒般的天空一点点从深海的墨蓝被漂成极尽透明的水蓝,古费拉克感觉自己手心的热度也在一点点褪去。他握住的是一把骨头,内嵌许多条几近干涸的血管,外蒙一层落了几个针眼的皮肤。热安已经无法保持一整天的清醒了。昏睡,抽搐,病床周围的几台机器不停运转着,从而尽量使这具凋零得过早的躯体多呼吸些时日。能证明这花儿还未枯萎完全的只有心率监视器上波动的线条了。

他的睫毛仍然卷翘,姜黄色的头发散在枕头上。他主动放弃了很多治疗,所以容颜还相对依旧。古费拉克突然感到自己的脸颊湿湿的——是我哭了吗?

机器突然发出急促尖锐的哀叫,古费拉克站起身,护士们冲了进来。他沉溺的那首缺了半阕的诗,永远也不会被续上了。

 

【为他的坟墓添上新的花圈。】

公墓的环境很优美。天空很高很远,远郊的空气十分新鲜,混着青草和雨露的味道。雨后初霁,几瓣迎春花落在积了水的大理石板上,残留的香气被水滴悄悄淹没。他在石板之下,或许会为这半场死亡填上一曲挽歌。古费拉克没有给他准备花圈,因为他知道他不喜欢看见被绑缚的鲜花一点点在他面前呼吸衰竭的样子。

石碑背后,一树繁花正姹紫嫣红,缤纷一如初见。


评论
热度 ( 6 )

© 灯蛾—为了Zenya毁灭「自由之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