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乐美的忏悔

向导,今夜我在王宫里

很冷,很冷

香粉扑在我毫无血色的脸上

丝履滑落我的足

胸前的猫儿眼用她那毫无生气的眸子端详着我的心脏


向导,他们要我为他们跳舞

梳妆室里,缎裙和紫得透明的连壁环在卖俏

贞洁的白蔷薇不会对我的肢体有一丝兴趣的

我的向导,只属于他浩瀚的典籍


向导,我的足尖点过血泊

我终于舞了,为你,一切都是为了你

希律王眼里我是丰盈诱人的肉体

我眼里你是断货绝版的灵魂

我是一个诅咒,叫你背负着,叫你永世不得成神


七层面纱缓缓掷在地上

我该索要报酬了

给舞者的是一颗冰冷的头颅

给情人的是一个灼热的深吻

我住进了你的头骨里,舔舐着你的神经,吞噬着你的脑浆

我想,你的颅骨里,应还容得下一个我

评论
热度 ( 3 )

© 灯蛾—为了Zenya毁灭「自由之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