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篇一律的紫色和深灰色布料,染了粉笔灰的白尘和消毒水的刺鼻气味,垂死地耷拉在冰冷的椅背上。
那是死神的光环和我的影子。
我妒忌,妒忌得无法言说。使吾辈存,令灵修死。我愿意和你交换,我愿意死,换你突如其来的思念和眼泪。Eponine 在合眼之时终于得到了心上人的一吻,当我的心跳停止那一刻,你会不会握住我冰凉的手指,向这个平凡的灵魂告别,然后再转身?
QQ头像灰去,我面对跳动的光标和骤停的心跳,敲不下一个字。寐不寐兮夜枕寒,夜深夜兮霜似雪。这样也好,我仍然会在梦里见到你,生命是朝露,是蚍蜉,我自己都未晓明日朝阳是否会升起。紫色的校服外套像一抹散不去的残霞,靉叇在我的心头。人不在,数峰青。
絺兮绤兮, 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评论
热度 ( 4 )

© 灯蛾—为了Zenya毁灭「自由之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