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我在写啥】
*限定首尾写cp挑战
by灯蛾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听见一声枪响,划破空气,悬浮在街垒上空,然后萦绕在我的心口。我紧握一把卡宾枪一动不动。我茫然地盯着那根柱子。柱子那边的声音渐渐散去。一汪黑红的血从他梨花般白皙温暖的皮肤下流出,无数红色的小蛇吐着信子逃离他的身体,直到他的皮肤变成苍白冰冷的冬雪颜色。白衬衫闪烁着寒光,领口露出的锁骨线条仍然美好。胸口的三色花旁边饰着个暗红的弹洞。
我转过头望向那个警官。他的目光像一把生锈的匕首。我想象着一颗子弹穿透他的左胸的情景。高帽滑落地上,像梧桐枯黄的叶子随风飘落,然后像寿终正寝的老狼一般倒地。不。打死他也无法让热安的血重新回到他体内,脸颊重新泛起红润的颜色,再次聆悦花与诗,和他的梨涡浅笑。不知道街垒里会有多少这样腥甜而温热的回忆。
我不怕死。我只希望我死后能有一双红蝴蝶飞过街垒,带走生前的一切回忆。
我不怕死。过了不知多久,我听见兵刃相见的声音。街垒是属于我们的装饰过的公墓。
“法兰西万岁!自由万岁!”
我记得那是那声枪响的前奏。他能吟诵出最浪漫的诗篇,也能呼喊出最激烈的号召。他留下了一阙革命的断篇,留给我们来续写。
我不知道我的血能不能渲染这半阙史诗。
我不知道我的血能不能铭记这半阙史诗。
一柄尖刀扎进我的身体。我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我看见了月亮,星星,天空和半缕晨曦。一切开始变得苍白模糊,朦胧中,他辫梢的蝴蝶发夹在曙光中折射出耀眼的光彩。
“谢谢大家,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

谁也没想到,世界末日突然来临。那个属于你我的世界快要消失了。亲爱的巴奥雷,我大概快要死了。我看到持枪的士兵已经转身,我倒在地上,看见血从我胸口涌出,染红了我的白衬衫和地面的积水,将三色花染成一色的鲜红。我成了一根稻草,被风吹起,悬浮在火药和硝烟中。我用尽全身力气抬起头。我看见了无边无际的天空。天空彼方,会不会有一只风筝,载着我们的爱与梦想,飞往上帝的手心?亲爱的巴奥雷,我记得你,和你的风筝。那是一个雨后初晴的日子,阳光暖暖的,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和雨露的味道。我闹着要去放风筝,看着那布面的竹架子牵着红白蓝三色的尾巴隐没在天幕尽头,我笑的有些发傻,可你喜欢这样简单而纯粹的我。我记得你的吻,你的手扣住我的下颌,唇贴上的那一刻我已经忍不住去撬开你的牙齿,探寻你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在那样宁静的晴空下那样迫不及待的占有。你有力的手臂环住我的腰,我拥你也拥得更紧。此刻我即将化为硝烟中的尘埃,你会认出多如牛毛中的尘埃中哪一个是我吗?究竟哪一颗,曾经在后院里为你种上大丛的玫瑰,给你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帐帘飘落时和你在被榻间晕眩,疼痛,然后沉醉于无限的极乐——你会记得我吗?
亲爱的巴奥雷,我快看不清我的天空了。我和我的世界一起越来越苍白,即将被尸布卷过。迷雾中我尚能识出一双宝石般的眼睛,那是你的吗?看见了这些,你的爱就会加强,因为他转瞬要辞别你溘然长往。亲爱的,我还有很多献给你和法兰西的断篇残简没来得及填完,你会接过我手中无力滑落的笔吗?你和我的伙伴们会吗?我知道答案。我爱你们,一如初见。
我陷入一个无边的美梦。我梦见我站着天堂的门口。守门人穿着朱红的坎肩,热情地握住了我的手。
“你的名字是?”

评论
热度 ( 6 )

© 灯蛾—为了Zenya毁灭「自由之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