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蛾—为了Zenya毁灭「自由之民」。

画风清奇/此蛾已凉/沉迷blgames/跪等parade社新作/由良/草香祭/Wlison&Åkerfeldt99

我想写LD1的七夕节贺文……
我想写意气风发的青年约定要与日月同在
与日月下再也不会变的大理石墓碑相伴了五十年
我想写日渐老去的中年在病床边送走最后一位兄弟
看着自己一天天衰老枯萎忆昔全盛繁华子
不对这样还nmb的贺文啊

【Makoto中心】文手三十天挑战 Day 1

【day 1 随便开一个坑】

存包柜的屏幕哭丧着脸,对我现出大大的“密码错误”。
“该死…”我嘟囔着吐掉口中衔着的冰糕棍,对照着手机屏幕,认认真真又输了一遍快递提取码。诶,终于打开了。我取出那个包装的严实的纸箱,掂掂还有一定的重量。收件人印着三田睦先生,寄件人是“松原家”。
是那家著名的工艺品店?话说回来他家有个孩子还和我同班。我迫不及待地,就在存件柜旁暴力地扯开封口的透明胶,打开纸箱盖,里边装着个暗红色的木盒子,盒盖上没有刻店家的纹饰,而是用鲜红的颜料画着一对红蝴蝶。揭开来,红色天鹅绒布上躺着一套首饰。
锁骨链坠是只白蝴蝶,翅膀边缘镶着一排细碎的红宝石。一眼看着像白玉,再看,才分辨出那应该是骨头一类的质地,洁白莹润,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蝴蝶侧着身子,似乎是飞倦了,作停歇在主人的锁骨上姿态。翅膀纹理分明,隐约可见淡淡的深红色斑纹,唯有遗憾是一处边缘有残缺,可能是打磨的时候手抖了。或许也有深意?“把你的翅膀折断就不会离开我了”。
……不对我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戒指上停着的也是只同样材质的蝴蝶,昂着头振翅欲飞,眼睛看向远方。左翅膀上有一块黑斑,宛如凝固的擦蹭上的血。翅膀上均匀分布的暗红色网状纹理

魔法茶会 笼音

色差很大。大得难以想象。但是差得挺好看的【。

【古费x热安】先虐受后虐攻自选八题

因为嫌弃罗森的鸡排饭便当太难吃什么破原因而瞎摸的鱼【。


--

【为别人撑伞的他,雨中的你。】

热安默默地走进雨里,以一种踏入地狱的姿态。刺骨的寒意中,他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快要凝固。繁密的雨丝中,一切都变得模糊,无论是景,人,还是心。

他知道,那个人的世界此刻很清晰,因为他有一把可以隔离雨的伞,还有一份可以隔离他的情。

 

【逐渐冷掉的饭菜。】

一阵风从未关严的窗缝里窜进来,吹熄了桌上瑟缩的蜡烛。室温下,冰淇淋蛋糕开始眼泪不断。一桌精致的菜肴,原本是自己忙活了一下午的杰作,此时,他的脑中竟充斥着一种想要掀翻它的冲动。他站起身来,无力地推开窗,一片灯红酒绿映入眼帘。对面的街市,霓虹灯在向他卖俏。晚风迎面,吹起他的头发和大衣,人们的笑吵声被风带来,然后对准他的脸狠狠击下一拳。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一点一点变得僵硬,如同经历了半场死亡。

 

【流浪猫像你。】

那只褐白狸花猫跳到了热安的写字台上,踩中了一本书。它栗褐色的毛发刚被洗得干净,在阳光下反映出一种他喜爱的色泽。

“我常常祈求你做我的诗神,于是发现果然才思泉涌。

每一个陌生的写手都将我效仿,托你的福才能发表诗篇。”

莎士比亚的铅字下,热安的心上被踏出了一朵梅花。

 

【翻看相片,用黑色记号笔涂抹他的脸。】

我知道,我马上就会死了。

死了也没什么不好,其实人活,不就为了一死吗?所以我一点也不伤心,至少此刻我还活着,还能看见花园里的白雏菊盛开,听见门前燕子的低喃,就算在病床里,推开窗户,还能看见楼下有即将痊愈的孩子牵着五彩缤纷的风筝奔跑,让我会心一笑。既然我的时日已经无长了,我为什么还要纠结于那些让我伤心的人和事呢?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相片,两个裹在羽绒服里傻笑的人手牵着手,相纸上有餐馆的logo。第十一次约会时他玩了一把餐厅门口的相片打印机。我用指甲在其上不断刻刮,直到他的脸化为一堆参次不齐的纸茬。一扬手,它进了垃圾桶,定格住的相拥场面被淹没在使用过的纸巾和污脏的棉团里。

 

【不合胃口的饭馆菜。】

古费拉克咬了咬嘴唇。厚重的咸味和油腻感仍充斥着他的口腔,让他感到一阵恶心。有些人就写便利店冰柜里的便当,花样繁多,初尝使人欲罢不能,久食之却觉察那美味全归功于过多的叫人反胃的添加剂。他开始想念过去那些被自己嫌弃的家常菜了。过去他每天傍晚推开家门时,总有一桌子在等着他。可惜悔得太迟了。

 

【离开你,他更快乐。】

病房的门半开着。古费拉克看见他被朋友们簇拥着,床边摆满了各色花束,他在一群人中间笑得正开心,两颊也多了些血色,那是他曾无数次所见的,如一朵野百合盛放般的笑容。有一只手撩开他额前的头发,用那只古费熟悉的蝴蝶发夹替他别到耳后。

他丝毫没有向门这边看一眼。

古费拉克转身,刚刚穿过的走廊变得长得不见头了。他按下电梯按钮,不知门打开后,里面会是什么。

【最后一刻,他的手在你手心。】

丝绒般的天空一点点从深海的墨蓝被漂成极尽透明的水蓝,古费拉克感觉自己手心的热度也在一点点褪去。他握住的是一把骨头,内嵌许多条几近干涸的血管,外蒙一层落了几个针眼的皮肤。热安已经无法保持一整天的清醒了。昏睡,抽搐,病床周围的几台机器不停运转着,从而尽量使这具凋零得过早的躯体多呼吸些时日。能证明这花儿还未枯萎完全的只有心率监视器上波动的线条了。

他的睫毛仍然卷翘,姜黄色的头发散在枕头上。他主动放弃了很多治疗,所以容颜还相对依旧。古费拉克突然感到自己的脸颊湿湿的——是我哭了吗?

机器突然发出急促尖锐的哀叫,古费拉克站起身,护士们冲了进来。他沉溺的那首缺了半阕的诗,永远也不会被续上了。

 

【为他的坟墓添上新的花圈。】

公墓的环境很优美。天空很高很远,远郊的空气十分新鲜,混着青草和雨露的味道。雨后初霁,几瓣迎春花落在积了水的大理石板上,残留的香气被水滴悄悄淹没。他在石板之下,或许会为这半场死亡填上一曲挽歌。古费拉克没有给他准备花圈,因为他知道他不喜欢看见被绑缚的鲜花一点点在他面前呼吸衰竭的样子。

石碑背后,一树繁花正姹紫嫣红,缤纷一如初见。


莎乐美的忏悔

向导,今夜我在王宫里

很冷,很冷

香粉扑在我毫无血色的脸上

丝履滑落我的足

胸前的猫儿眼用她那毫无生气的眸子端详着我的心脏


向导,他们要我为他们跳舞

梳妆室里,缎裙和紫得透明的连壁环在卖俏

贞洁的白蔷薇不会对我的肢体有一丝兴趣的

我的向导,只属于他浩瀚的典籍


向导,我的足尖点过血泊

我终于舞了,为你,一切都是为了你

希律王眼里我是丰盈诱人的肉体

我眼里你是断货绝版的灵魂

我是一个诅咒,叫你背负着,叫你永世不得成神


七层面纱缓缓掷在地上

我该索要报酬了

给舞者的是一颗冰冷的头颅

给情人的是一个灼热的深吻

我住进了你的头骨里,舔舐着你的神经,吞噬着你的脑浆

我想,你的颅骨里,应还容得下一个我

洗完澡对着自己手腕来了一戳子。

存脑洞

*两个关于“如果没有死亡”的故事。其实还有第三个,不过大纲还没写出来x
《红蝴蝶》
熟悉的人,如果我忘记了一切,你还会爱我吗?你会撇脱一身鲜血化作红蝴蝶,停在我的指尖,带我找回一早变飞灰的爱吗?
心爱的人,如果你忘记了一切,你为何要让我重生?你会拾起过去细节似陨落红叶,直面你的伤痕,让我离开你的臆想安然别去吗?
如果你已一早离去,不必再让我动情,静静睡吧我的日神,离去的,他朝会再归来。
如果我已一早离去,不必再让你痛心,笑着活吧我的酒神,别去的,他朝会再相逢。

《只谈风月》
没有七月王朝,没有反动派,发动了群众,控制了银行,掌握了军队。一个全新的,属于他们的共和国,建立了!
黑幕逐渐降下,丧歌缓缓唱起。友谊和爱情在大权之下风化崩解,痴情司的刺刀将内乱推至了最高潮。
为何要讲政治,发泄亦没意思,由那些骗子 讲出天大名字。
说正义 太幼稚 真亦假时没法知。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希望,当初我们能在那场追求共和国的战斗中壮烈牺牲…

看来Mikael还是喜欢这样鼓打得好又可爱的男孩子【。

同人的创作和评价不需要以“爱”之名

鬼师:

偷偷跑去翻别人的Lofter 发现了这篇文章非常认同里面的一些对于创作的观点,画魔戒这几年我收获非常多。
也慢慢知道了同人领域的一些争端。这篇文章让我有点要说点什么的冲动。之后想写一篇文章,关于我追求的同人,我追求的创作,我理解的中土,它震动我的地方,以及它最刺痛我的地方。希望能把脑中的思路捋清楚,看的人能多一条路。

蜜分 Honeyscore:

2.26更新补充:收到了一些评论,我在回复后也发现了文章的不足之处,所以将标题由【同人创作不需要以“爱”之名】改成【同人的创作和评价不需要以“爱”之名】。

  

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我希望大家都能慎重选择自己评价同人作品的方式。为什么我不赞同以“爱”之名?因为当我对一篇同人下达了“对角色没有爱”的评价,就相当于对这个作者进行了有罪推定——我都说她有罪了,都认定她“对角色没有爱”了,她还能怎么解释呢?她怎么解释都没用了,因为她“对角色没爱”,我剥夺了她为自己辩护的最后一寸余地。

  

读者之所以会产生作者对角色“有没有爱”的怀疑,拆开来讲无非三点:①作者对角色的理解有误区,刻画有偏差,;②情节生硬,不合理,各种敏感kink;③作者让角色表现得与原作中的性格背道而驰

  

↑既然是出于这些原因,大可以一一摊出来讲,这些评语都是可以证伪的,它可以被更多其它读者来验证到底公正不公正,也给了作者为自己辩护的权利;但类似“作者对角色完全没爱”的这种评价,不管是作者本人还是其他读者都很难去理性地驳斥,因为我们找不到这个“爱”的标准,它更像是直接站在道德制高点来下达审判,既封杀了作者为自己辩解的权利,也没能讲清楚自己为什么厌恶这篇作品。

  

——————————————————————————————

  

过年吃肉吃多了,又想聊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什么样的同人情节,算是作者对角色“没有爱”的表现?

  

按照大部分读者的口味, 

  

对角色“有爱”的同人文元素有:满满的双箭头;角色可以遭受苦难和暴力折磨,但暴力折磨不能过度,也不包括性暴力;尊重角色,还原角色;HE

  

对角色“没爱”的同人文元素有:不够双的箭头或者干脆单箭头;性暴力,非自愿性行为;不尊重角色,不还原角色;BE

  


  

这些元素为什么会导致“作者对角色‘有爱’or‘没爱’“的评判?

  

1. 不够双的箭头/单箭头

  

“你都萌这对了,还写什么单箭头,真不是在拆cp?

  

一方对另一方有强迫行为,或者一方爱得更深,而另一方相比之下爱得没有那么深,这算什么,爱情难道不应该是建立在双方精神上的平等和彼此尊重的基础上吗?”

  

2. 性暴力

  

“如果你真的爱这个角色、尊重这个角色,你就不会写这种让他受到极端侮辱的梗。”

  

3. BE

  

“原作还不够虐吗?为了虐而虐的意义何在,对角色不能有一点爱吗?”

  

4. “不尊重、不还原角色”

  

“呵呵。”

  


  

以上观点很常见,但我不能同意这些说法,原因如下:

  

①a. 我不认为两个人的爱情一定是建立在彼此精神平等、互相尊重的基础上才能发生,因为现实并非如此。

  

什么样的感情关系才能被称为爱情?不顾一切的盲目,转瞬即逝的激情,年少时一厢情愿的迷恋,患得患失的彼此伤害,萍水相逢后的天各一方……这些很难称得上是平等的、互相尊重的感情,难道都只是犯蠢而已,而真正的爱情是某种纯粹的、健康的、绝对圣洁的、天平两端在一条水平线上的东西?

  

爱情可能是任何一种不健全的模样,而它偏偏很少以双方绝对平等、互相尊重的完美面貌出现。它有很多种,有你贱我渣,有死缠烂打,有情深意重,你丑我瞎,人们当然可以评价它们的优缺点,它们可能是海角天涯型“好”爱情,也可能是鸡飞狗跳型的“傻”爱情,甚至是拳脚相向的“坏”爱情,但人们不能简单粗暴地判决两个人之间不存在爱情,不配被称之为爱情。

  

b. 而更重要的是,同人文中的cp关系类型远远不仅限于爱情。爱情是个太窄的概念了,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连“感情”二次都不够用来概括,亲情友情爱情,它们都太窄了。一对cp的两人关系太过多种多样,它可能是一种张力,一簇火花,一丝若有似乎的牵绊,一道面目模糊的轨迹,它可能沧海桑田也可能没头没尾,它可能把两个人的命运紧紧地、永久地拴在一起,也可能只在两个人的人生中甩出一条水渍,很快就蒸发不见了。

  


  

②性暴力也是暴力,它和肉体虐待没有本质区别。既然都是暴力,为什么我们觉得殴打、物理方式损伤肢体、强制洗脑这些暴力方式是相比之下可以接受的,而性暴力就要严重得多?

  

殴打是一种侮辱吗?洗脑是一种侮辱吗?都是的。我不是想要混淆概念,把性暴力和其它形式的暴力完全等同起来,我想说的是,如果读者认为作者在文中让角色遭受性暴力是一种“没有爱”的表现,而让角色遭受其它类型的暴力就没有那么严重,这个界限是非常站不住脚的。

  

a. 你可以说,殴打和QJ不能相提并论,QJ所造成的伤害要深得多。如果是一个程度深浅的问题,那要怎么衡量这种伤害程度?如果锯下一条胳膊的伤害程度是10,反复洗脑的伤害程度是50,那QJLJ是多少,2000?5000?怎么得出来的?

  

它们都是暴力伤害,伤害的深浅差距还没有大到足够被用来判断作者对角色是否“有爱”的程度。

  

b. 你也可以说,QJLJ梗的问题出在合情合理性上,在现实情况中,一个男性被同性性侵的可能性比被殴打的可能性低太多了。好,既然是合情合理性的问题,又何谈“有爱”和“没爱”?

  

这是笔力的问题,而不是对角色“有爱”“没爱”的问题。

  

 

  

BE这个词本身就有问题。BE=Bad Ending, 而一个故事结尾的好坏是不能简简单单被它是否给了读者一个大团圆来判断的。如果仅从结尾是否圆满,就能判断出作者对角色是否“有爱”,那这种所谓的“爱“未免太廉价了。

  


  


  

但这都只是表面原因。上面的第4条,“不尊重和不还原角色”这一项,我发现自己没办法辩驳。为什么?

  

因为同人创作中的“有爱”和“没有爱”根本就是个伪命题,作者和画手并不是出于对角色“爱”而进行同人创作的。

  

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角色,甚至会对角色发展出超乎寻常的感情,比如把自我的一部分投射到角色身上,或者把角色视作一种精神寄托,或者觉得角色全世界最漂亮、最可爱、最正义、最强大,这都没什么不正常的。

  

但同人创作是另一回事。不管有些人把同人作品看得多低贱,我都坚持视它为一种创作形式,而创作本身就是一种以获得反馈、实现自我满足为终极目标的人类活动,在同人创作中,原作中的角色是用来进行创作的材料,是手段;同人创作的动机可能出于一种欲望,也可能是出于一种兴趣,或者出于才华,出于消遣,出于自娱自乐,甚至出于逃避现实或者锻炼能力,它偏偏就不是出自“爱”。

  


  

为什么大家总喜欢拿“爱”这个概念来说事?

  


  

1. 因为人总觉得“爱”是公的、无私的,而“欲望”和“自我满足”以及一切其它动机都是私的、为人不齿的;但对同人创作的评价标准不应该建立在“有没有爱”这个虚无缥缈的伪命题上,它只不过是 [创作水平] 和 [个人口味] 的问题。

  

我凭什么确定一篇同人文的精彩是出自于写手对角色的“爱”,而不是出自她的好文笔,也不是出自于我的口味偏好?

  

我凭什么确定一张同人图的优秀是出自于画手对角色的“爱”,而不是出自她的好画工,也不是出自我的口味偏好?

  

(而那些常常被挂出来鞭尸的、众口一致的雷文,首当其冲的罪状就是“OOC”,然后就是“不尊重角色”“看不到对角色的爱”“恶意满满”……说真的,既然大家都说雷,就不是个人口味偏好的问题了,这些OOC、这些所谓的“对角色没爱“,真的都只是作者文笔太差的结果,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所以,所谓的“不尊重、不还原角色”,是基于读者个体感受的东西,是一种张口就来的评判标准,是包含在[个人口味]里的问题。如果这篇文不符合我对角色的理解,我当然可以说它“不尊重、不还原角色”,而这个语境下的“角色”,只是我心目中的角色而已。

  


  

2. 因为对角色“有爱”这个概念是如此掷地有声,所以大家可以拿它来捍卫自己的口味,攻击他人的口味,为自己的个人喜好提供了天然、不可证伪的正义性。

  

当我讨厌一篇对家的文时,“因为作者对角色没有爱”比“因为作者逆了我CP,xxx怎么可能是攻,开玩笑“听起来要理直气壮、公平正义得多;

  

当我讨厌一篇自家的文时,“因为作者对角色没有爱”比“因为我讨厌这种梗,看到这种梗就来气”听起来要理直气壮、公平正义得多……

  


  

我并非认为人们不应该对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作品发表任何评论,不,读者当然有这个自由——我只是非常不赞同对角色“有没有爱”的这种评判标准,它真的太虚伪、太自视甚高、太站不住脚了。如果我不喜欢一篇文,我大可以说它哪里不让我喜欢:逆我CP、拆我CP、情节太混乱、人物对话好幼稚、一点都不戳萌点、这个梗我好雷、这个画风好雷、这个故事我好雷、没有理由我就是不喜欢……

  

不管这个评价再怎么主观、再怎么唯心,都比一句貌似正义的“作者对角色没有爱”要光明磊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