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蛾—为了Zenya毁灭「自由之民」。

画风清奇/此蛾已凉/沉迷blgames/跪等parade社新作/由良/草香祭/Wlison&Åkerfeldt99

请自己的亲哥以及列表小可爱填了一下初印象问卷

总结:

龙头都长了一张鬼畜攻的脸

瑠夏和橘都蜜汁骚气

雾生是个正经人

Azusa一看就是受【啥

【神经病暗黑硬核乙女游脑洞】当Euphoria全员性转…

大家好我还是BT蛾。
和我比较熟的小可爱都知道我是个hentai,而且是抖s】曾有危险发言“很多抖M女主都玩不下去 认真 我想玩那种女主是抖s的游戏蛙 拔作也成 性转前田智明那种bt也成 饥不择食.jpg”
玩过Eu之后同时被动人心弦的纯爱和残酷的凌辱画面所震撼,同时也因为是玩过的第一部gal【…玩过NTY之后对staff很感兴趣然后就…】一直念念不忘 总想着要是有哪个社出一部清/新/脱/俗的类似乙女游就好了  于是有了这个神经病脑洞。在性转小天使们的时候一些人物做了较大的改动,原作粉不要打我x【
【所以看见钟表社新作gal《失眠的羊与孤独的狼》男性角色比女角色还多而且羊指的是男主之后就一直期待哪天钟表社出个乙女品牌可能真的会有一股清流出现x不过还没见过他家有会以女性视角写东西的脚本师呢】

【故事】
那处牢笼,是地狱还是乐园?
在模糊间醒来的少女高远惠月,发现自己和青梅竹马帆刈明、班长安藤将辉、学弟莳羽悠生、英语老师葵真纪、学生会长白夜凛、同班同学真中合人身处一个从没见过的白色房间里——
「接下来开始游戏」
为了从这个房间逃出去,惠月必须要作为“开锁者”把其中一名男主人公设定为“钥匙孔”,进行指定的行为以“开锁”。
对那种极其反常荒谬的过激且背德,甚至违反性别常规的行为的内容,将辉在盛怒之下大声斥责着“谜的声音”。
突然间房间暗了下来。
即便是冷静的惠月也差点叫喊出来,她听见后方学弟已经发出了惊慌的哀鸣。
当白色空间再次被白色光芒笼罩时,跃入他们的眼帘的,是被奇怪的拷问装置给拘束的将辉的身姿。
「放弃游戏的人死」
「背叛开锁者的人死」
话音落地的一瞬间,装置发出了电流。
翻白着眼睛【 考虑到是乙女向原作这里还是和谐掉吧x 】的将辉。
哀鸣与哭喊,即使是男主人公们也感到了强烈的刺激和不适。眼中惠月一副故作镇定的模样,明担忧地握紧了惠月的手。
但是,惠月对将辉的样子却产生了莫名的兴奋。
惠月有一个秘密。
大和抚子的外表下,内心隐藏着对男性的破坏冲动和凌辱欲望——那是,不能被任何人知道的禁忌的冲动。虽然有着不输给男性的身体素质。
但是惠月的秘密,被合人给看穿了。
合人以秘密为挡箭牌,强迫主人公服从自己,并吻住了她。
「这是契约之吻,」
惠月因为合人意外的行动而动摇的同时,为了保护重要的人,也为了逃出这里,决心解锁那个兽欲的自己——
到底惠月能平安地从白色房间逃出,返回到平常的生活中去吗?
还是沉沦于自己黑暗的冲动中呢……
——决定结局的,自然是作为主人公的你。


人物介绍

真中合人
六庆馆学园2年级。惠月的同班同学。
容貌清秀,有着混血气息,在教室总是孤身一人的沉默寡言的少年。
头脑转弯很快,观察力也很优秀,体能也很强。
即使到了最紧急的状态也保持着余裕的态度,在一开始看穿了惠月内心的欲望后,便开始诱惑她说应该解放那股冲动。
运用反复无常的意味深长的态度来玩弄惠月。
真正用意不明。
「不一样的锁匠果然很可爱呢。但是我的爱人还是完全解放自己比较好吧」


帆刈明
六庆馆学园2年级。惠月的青梅竹马,阳光开朗的大男孩。
惠月十分信赖的对象,亲哥哥般温暖的存在。喜欢和惠月一起练习散打或各种户外运动。
对于身边的人十分悉心关照,富有幽默感,在重要的时刻异常坚强可靠。
仗义同时的缺点是容易感情用事。
「是为了出去吧?那就没关系,对方是惠月就更没什么了,反正我皮糙肉厚」


白夜凛
六庆馆学园3年级。学生会会长,重视纪律,对自己和他人都很严厉,经常会让和他在一起的人感到喘不过气来。
然而由于文弱挺拔的身形和精致的容貌,追求他的异性仍然数不胜数。
尽管大多数时候是纪律的遵从者,但对太过荒谬的规则仍然无法服从。
虽然是独行侠般的存在,但还是经常会参加一些服务型的活动,是大家眼中的良好公民。
「高远同学,哪些是该遵守的正确的纪律,难道你不清楚?」




莳羽悠生
六庆馆学园1年级。惠月的学弟。
讨喜的小正太,喜欢黏着惠月,把惠月当成可靠的大姐姐来看待。
吉祥物般的存在,因为长得可爱所以很受前辈们喜爱,然而有着坚强而固守原则的一面。
不管做什么事都会被原谅,也因此很少能交到同性朋友,有些困扰。
「前辈真的很优雅很温柔,所以我相信前辈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


葵真纪
六庆馆学园新上任的英语老师。
打扮时髦,性格热情的大哥般的存在,非常受学生欢迎。
有时候也会被其他老师讽刺「缺乏作为老师的威严,经常和学生们在一起鬼混」,但本人不怎么介意。
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态度的乐观主义者。
「高远同学,是那个乖孩子吧…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让教师来负责比较好。」

高远惠月
不胖不瘦的中等身材,温柔大方的表性格。
成绩在中上左右。
外表柔弱体能却非常好,练过散打和登山。容貌给人以草食系邻家姐姐的印象。
朋友很多,和男孩子也能够毫无顾虑地相处的性格。
意外的并没有什么追求者。虽然朋友经常问起自己与明的关系,但一直觉得相处那么久了都把对方当亲兄妹谈恋爱有种乱伦的感觉。
但并不是对恋爱没有兴趣。
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烦恼,但她隐藏着一个不能对明说的秘密。
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破坏冲动和,凌辱愿望——。
惠月也明白自己那股异常的愿望,下定决心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希望这个女主是黑长直!戴眼镜!长得要多纯良有多纯良!反差才有意思么xd】

【感想】月村幹彦——愿樱树上花常在

“耽美”的本义。另一对【日与月的尽头。】
这是我第一次玩bl游戏那么喜欢的是「一对cp」而不是「一个人」。
最开始知道他是官配的时候,我是蒙蔽的。虽然他时时刻刻都刷着存在感,但是似乎他的卡只有在凌辱线和be才会叠出来【。听说psp版有真he但我不会用模拟器。
后来被剧透了月村手记,马上去打了水川纯爱线。用不知道哪位前辈的一句沙雕评价,有一种被头套麻袋扔进蔷薇丛里的感觉。
草香老师的每个游戏似乎都有这么一条线让你感叹“去****的HE”。用一句话暴力剧透就是:水川爱上了月村,日向爱上了月村,最后月村因为长期受抑郁症折磨自杀了,留下水日相依互舔着伤口。其实这是个完美的3p结局吧,二人一鬼,人也迟早会变成鬼。
游戏开篇目睹着母亲吊死在树上的孩子是月村。月村原本是具行尸走肉,像校园里那棵枯萎的樱树;直到樱树上有蔷薇生长盛开,那就是要君了。一个那么虚无的人能爱另一个人爱得那么不顾一切,尽管因为日语残废我引不出更多令人心碎的话语。
初见要时,水川在蔷薇树下笑道:“不是很浪漫吗?枯萎的樱树和蔷薇花,无论哪一方都是死亡的象征。”
而根据前辈的剧透,psp版在每个he下都会有一段附加剧情。↓搬运
二战结束后,学校又恢复上课了 ,在此之后又过了很多年。有一天,一个刚入学的新生(以下简称甲)注意到了那棵蔷薇树。
甲(月村的声音):啊,真是非常美丽的蔷薇啊!
这时突然钻出来另一个学生乙。
乙(要君的声音):嗯,是啊。
甲:你也是新来的学生吗?
乙:是的,和你一样。
然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天,甲: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学校以前有一个很疯狂的教师,他把自己的一个学生杀了并埋在这棵蔷薇树下。
乙: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事情呢!
甲:反正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自己能进入这所学校,真的是非常幸运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乙:我刚才去看了宿舍分配表,我跟你是一个宿舍的。
甲:那正好,一起走吧。
ps: 1.这一段在月村的he中是没有的。
2.这一段就是想安慰我们日月二人在这辈子没法在一起,但是下辈子还是可以的。
开头的【食花鸟】,其实就是月村。就如信里所说的,他”没有眼睛与耳朵,听不见声音看不见光明“。
在月村手记的最后一页,月村写下了:
“如果这种感情都不算爱的话,那我大概也无法理解所谓的爱吧。”
“我爱你,你是我这个世界的唯一,是我无意义的生命中的唯一。”
“我把为时一年的短暂人生,和我以前那些无意义的岁月全部献给你。”
想来也是。月村是没有感官的食花鸟,而日向作为他的五感,要活下去,继续带着月村一起体会世间万物。樱树枯萎了,蔷薇要受着它的依托,继续年年开放,生长下去。以及再扯扯凌辱线。凌辱线不像其他游戏的凌辱线那样只是字面意义上的凌辱。好吧对于除了日月之外的人大概是。日向听从了月村的话,决定绑架看到照片的人封口。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照片的事,日向一点点变成了总攻。至今印象深刻的是木下线中他拿着刀子抵着水川脖子的场景。最后他表示看穿了一切并且知道老师的用意了的时候月村向他表白了!!!建议这次选择要攻 私以为在蔷薇树下h的那张cg非常美而且照应开头【
然而事实证明我 naive···
月村仍然选择了死亡,只是将所有人支开,想要默默的离去。然而水川看出来了并没有离开。
“你这个大笨蛋啊。”←草香虐我
结局还是非常正能量的,日向好好的读了书,只是毕业那天,回头寻找的是谁?
以及不要脸地求一下PC版日月的攻略【
【在心游水积分的产物】
【以及 我想k列】
【门牌号 1256610898】

我想写LD1的七夕节贺文……
我想写意气风发的青年约定要与日月同在
与日月下再也不会变的大理石墓碑相伴了五十年
我想写日渐老去的中年在病床边送走最后一位兄弟
看着自己一天天衰老枯萎忆昔全盛繁华子
不对这样还nmb的贺文啊

【Makoto中心】文手三十天挑战 Day 1

【day 1 随便开一个坑】

存包柜的屏幕哭丧着脸,对我现出大大的“密码错误”。
“该死…”我嘟囔着吐掉口中衔着的冰糕棍,对照着手机屏幕,认认真真又输了一遍快递提取码。诶,终于打开了。我取出那个包装的严实的纸箱,掂掂还有一定的重量。收件人印着三田睦先生,寄件人是“松原家”。
是那家著名的工艺品店?话说回来他家有个孩子还和我同班。我迫不及待地,就在存件柜旁暴力地扯开封口的透明胶,打开纸箱盖,里边装着个暗红色的木盒子,盒盖上没有刻店家的纹饰,而是用鲜红的颜料画着一对红蝴蝶。揭开来,红色天鹅绒布上躺着一套首饰。
锁骨链坠是只白蝴蝶,翅膀边缘镶着一排细碎的红宝石。一眼看着像白玉,再看,才分辨出那应该是骨头一类的质地,洁白莹润,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蝴蝶侧着身子,似乎是飞倦了,作停歇在主人的锁骨上姿态。翅膀纹理分明,隐约可见淡淡的深红色斑纹,唯有遗憾是一处边缘有残缺,可能是打磨的时候手抖了。或许也有深意?“把你的翅膀折断就不会离开我了”。
……不对我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戒指上停着的也是只同样材质的蝴蝶,昂着头振翅欲飞,眼睛看向远方。左翅膀上有一块黑斑,宛如凝固的擦蹭上的血。翅膀上均匀分布的暗红色网状纹理

魔法茶会 笼音

色差很大。大得难以想象。但是差得挺好看的【。

【古费x热安】先虐受后虐攻自选八题

因为嫌弃罗森的鸡排饭便当太难吃什么破原因而瞎摸的鱼【。


--

【为别人撑伞的他,雨中的你。】

热安默默地走进雨里,以一种踏入地狱的姿态。刺骨的寒意中,他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快要凝固。繁密的雨丝中,一切都变得模糊,无论是景,人,还是心。

他知道,那个人的世界此刻很清晰,因为他有一把可以隔离雨的伞,还有一份可以隔离他的情。

 

【逐渐冷掉的饭菜。】

一阵风从未关严的窗缝里窜进来,吹熄了桌上瑟缩的蜡烛。室温下,冰淇淋蛋糕开始眼泪不断。一桌精致的菜肴,原本是自己忙活了一下午的杰作,此时,他的脑中竟充斥着一种想要掀翻它的冲动。他站起身来,无力地推开窗,一片灯红酒绿映入眼帘。对面的街市,霓虹灯在向他卖俏。晚风迎面,吹起他的头发和大衣,人们的笑吵声被风带来,然后对准他的脸狠狠击下一拳。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一点一点变得僵硬,如同经历了半场死亡。

 

【流浪猫像你。】

那只褐白狸花猫跳到了热安的写字台上,踩中了一本书。它栗褐色的毛发刚被洗得干净,在阳光下反映出一种他喜爱的色泽。

“我常常祈求你做我的诗神,于是发现果然才思泉涌。

每一个陌生的写手都将我效仿,托你的福才能发表诗篇。”

莎士比亚的铅字下,热安的心上被踏出了一朵梅花。

 

【翻看相片,用黑色记号笔涂抹他的脸。】

我知道,我马上就会死了。

死了也没什么不好,其实人活,不就为了一死吗?所以我一点也不伤心,至少此刻我还活着,还能看见花园里的白雏菊盛开,听见门前燕子的低喃,就算在病床里,推开窗户,还能看见楼下有即将痊愈的孩子牵着五彩缤纷的风筝奔跑,让我会心一笑。既然我的时日已经无长了,我为什么还要纠结于那些让我伤心的人和事呢?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相片,两个裹在羽绒服里傻笑的人手牵着手,相纸上有餐馆的logo。第十一次约会时他玩了一把餐厅门口的相片打印机。我用指甲在其上不断刻刮,直到他的脸化为一堆参次不齐的纸茬。一扬手,它进了垃圾桶,定格住的相拥场面被淹没在使用过的纸巾和污脏的棉团里。

 

【不合胃口的饭馆菜。】

古费拉克咬了咬嘴唇。厚重的咸味和油腻感仍充斥着他的口腔,让他感到一阵恶心。有些人就写便利店冰柜里的便当,花样繁多,初尝使人欲罢不能,久食之却觉察那美味全归功于过多的叫人反胃的添加剂。他开始想念过去那些被自己嫌弃的家常菜了。过去他每天傍晚推开家门时,总有一桌子在等着他。可惜悔得太迟了。

 

【离开你,他更快乐。】

病房的门半开着。古费拉克看见他被朋友们簇拥着,床边摆满了各色花束,他在一群人中间笑得正开心,两颊也多了些血色,那是他曾无数次所见的,如一朵野百合盛放般的笑容。有一只手撩开他额前的头发,用那只古费熟悉的蝴蝶发夹替他别到耳后。

他丝毫没有向门这边看一眼。

古费拉克转身,刚刚穿过的走廊变得长得不见头了。他按下电梯按钮,不知门打开后,里面会是什么。

【最后一刻,他的手在你手心。】

丝绒般的天空一点点从深海的墨蓝被漂成极尽透明的水蓝,古费拉克感觉自己手心的热度也在一点点褪去。他握住的是一把骨头,内嵌许多条几近干涸的血管,外蒙一层落了几个针眼的皮肤。热安已经无法保持一整天的清醒了。昏睡,抽搐,病床周围的几台机器不停运转着,从而尽量使这具凋零得过早的躯体多呼吸些时日。能证明这花儿还未枯萎完全的只有心率监视器上波动的线条了。

他的睫毛仍然卷翘,姜黄色的头发散在枕头上。他主动放弃了很多治疗,所以容颜还相对依旧。古费拉克突然感到自己的脸颊湿湿的——是我哭了吗?

机器突然发出急促尖锐的哀叫,古费拉克站起身,护士们冲了进来。他沉溺的那首缺了半阕的诗,永远也不会被续上了。

 

【为他的坟墓添上新的花圈。】

公墓的环境很优美。天空很高很远,远郊的空气十分新鲜,混着青草和雨露的味道。雨后初霁,几瓣迎春花落在积了水的大理石板上,残留的香气被水滴悄悄淹没。他在石板之下,或许会为这半场死亡填上一曲挽歌。古费拉克没有给他准备花圈,因为他知道他不喜欢看见被绑缚的鲜花一点点在他面前呼吸衰竭的样子。

石碑背后,一树繁花正姹紫嫣红,缤纷一如初见。


莎乐美的忏悔

向导,今夜我在王宫里

很冷,很冷

香粉扑在我毫无血色的脸上

丝履滑落我的足

胸前的猫儿眼用她那毫无生气的眸子端详着我的心脏


向导,他们要我为他们跳舞

梳妆室里,缎裙和紫得透明的连壁环在卖俏

贞洁的白蔷薇不会对我的肢体有一丝兴趣的

我的向导,只属于他浩瀚的典籍


向导,我的足尖点过血泊

我终于舞了,为你,一切都是为了你

希律王眼里我是丰盈诱人的肉体

我眼里你是断货绝版的灵魂

我是一个诅咒,叫你背负着,叫你永世不得成神


七层面纱缓缓掷在地上

我该索要报酬了

给舞者的是一颗冰冷的头颅

给情人的是一个灼热的深吻

我住进了你的头骨里,舔舐着你的神经,吞噬着你的脑浆

我想,你的颅骨里,应还容得下一个我

洗完澡对着自己手腕来了一戳子。